电商新媒体与智库平台
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O2O案例】阅文集团:内容收费的坚守者
【O2O案例】阅文集团:内容收费的坚守者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2日 15:29:53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2015年,盛大文学以50亿元卖身于腾讯,与腾讯文学合并成立了阅文集团,阅文集团旗下拥有中文数字阅读强大的内容品牌矩阵,包括创世中文网、起点中文网、起点国际、云起书院、起点女生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等网络原创与阅读品牌;中智博文、华文天下、聚石文华、榕树下等图书出版及数字发行品牌;天方听书网、懒人听书等音频听书品牌。

  按阅文集团成立的时间来说,改革开放似乎与阅文集团的联系不大,但其实追溯到阅文集团的起源,2001年吴文辉与几个书友开设的网络论坛“玄幻文学协会”,追溯到起点中文网的成立发展,我们会发现,其与改革开放政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亿欧特此推出相关系列文章,梳理改革开放至今各行业的代表企业,本文则主要向大家讲述阅文集团。

  借着改革开放春风,起点中文网诞生

  1998年是互联网时代的元年,以互联网技术为核心的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都在这一时期诞生。

  互联网这个风口能在90年代出现在中国,与中国坚持的改革开放政策密不可分。可以说改革开放推动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同时互联网也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发展。

  1998年前后,几乎是一个全民办网的时代,有很多喜欢读书的网民都开办了自己的个人网站。

  1998年3月,“文学城”问世,该站点月页面浏览人数已超过100万人次,邮件订阅人数达到一万人次。1998年7月10日,“书路”正式创办,快速发展成为首页日访问量过万的大型文学网站。

  吴文辉就赶上了这股办网风潮,在2002年,以玄幻文学协会为基础,他们几个人筹备成立了一个文学性质的个人网站,即起点中文网,2002年6月第一版网站正式推出,开始试运行。

  当时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吴文辉,成了这个文学网站建设早期的主力程序员。

  和很多初期的网络文学平台一样,最初的起点中文网由网络读者和作者结合起来的平台,主营业务以网文内容的搜集、连载和初期的社区运营等为主,版权意识薄弱,并没有考虑太多商业化。

  “不收费是等死,收费是找死,那还不如主动一点”

  创业可以是从一个爱好开始,但要走下去,则需要盈利,需要好的商业模式。

  “当时我们做这个网站的时候,我和大家商量必须为它寻求一个商业模式,就是说这家公司必须能养活自己,如果不赚钱、不能养活自己,仅靠创始人的热情而没有一套良好的机制,是没有办法自我生存下去的。”吴文辉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

  在探讨了当时所有可能赚钱的方式后,2003年10月,吴文辉在业界公开提出了一套以“VIP阅读收费”为核心的商业化设想。

  吴文辉后来回忆起这段经历,他说当时胜算不大,但自己是收费的坚定支持者,想要生存,就必须获利,如果说不收费是等死,收费是找死,那还不如主动一点。

  对于这个VIP模式,吴文辉说:“其实我们只卖新鲜度,30天后可以随便看。如果说你可以忍耐30天,就可以看到免费的内容;如果不能忍,那就付费。我们没办法单纯靠内容赚钱,但可以靠新鲜度赚钱。”

  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最大区别在于连续性,它是一种轻松有趣,每天都会更新,很容易让用户 “上瘾”,起点中文网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网络小说连载基础上。

  要在已养成免费习惯的网络文学网站中获取付费用户,并不容易,吴文辉的这套靠“新鲜度”付费的理念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用户对付费的不适,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可以让新人入门和作家持续创作的大环境。于是,起点中文网涌现大量网络小说,这些又进一步吸引了更多用户汇聚到起点平台。

  到了2004年6月1日,起点中文网世界排名第100名,成为国内第一家挤身于世界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

  2004年10月,为了进一步扩展起点中文网,吴文辉选择接受盛大的收购。在之后的两年里,得到了盛大各方面的支持,起点中文网发展迅猛,在2006年,其会员达到600多万,作者超过6万人,单月稿酬发放突破100万元,全年盈利近3000万元,起点中文网成了网文行业领头羊,吴文辉也被冠以“网文之父”的称号。

  而后,盛大陆续收购红袖添香、晋江原创网、榕树下等文学网站,并在2008年成立了盛大文学,当时盛大文学基本上占据了整个原创文学市场72%的市场份额

  2011年和2012年,盛大文学两次开启上市之路,都没有成功,在盛大文学开启第二次上市之际,因内部出现争议,吴文辉拉着核心骨干出走,并另起炉灶,直接与盛大文学对抗。

  移动互联网兴起,盛大文学被收购

  2010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出现了。在WAP网站,中国移动启动阅读基地,各大公司都开始关注到移动互联网。2011、2012年开始,各个巨头疯狂进入移动互联网行业。

  2013年离开盛大,要与占据市场份额70%盛大文学抗衡,对吴文辉来说,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

  但移动互联网给了吴文辉机会,当时文学内容是在移动互联网市场上完全是空白的,2014年腾讯宣布独立运营腾讯文学,任命吴文辉为腾讯文学CEO,全权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他搞起QQ阅读平台,很快就积累了一批用户,随着QQ阅读用户数快速成长,其收入增长也非常快。

  吴文辉后来回忆,当时差不多只用了一年时间,QQ阅读的收入做到了起点八、九年才做到的收入规模,他总结道,这和移动端用户付费能力更强有关。

  2015年3月,进入颓势的盛大文学以50亿元的价格出售给腾讯,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至此,“阅文集团”正式成立,吴文辉担任CEO。

  有人说这是吴文辉的“复仇记”,但我们不得不感叹,真是“时势造英雄”。

  做长远生意,首推IP合伙人制

  2015年是国内影视行业异常繁荣的一年,大量的文学IP被转化为电影、电视剧等影视作品,IP成为大家争相抢占的重点,阅文集团乘势宣布了IP授权规则,提出销售、投资与合作三种与下游厂商的合作模式。一年下来,这种合作模式因为较为松散、缺乏持续性等原因,无法承担阅文希望长期发展并掌握话语权的长远目标。

  沉淀过后,在2016年,阅文集团举办了一场IP大会,又提出了一种新的IP合作模式:建立“IP共营合伙人制”,和下游厂商针对高端IP成立公司,共同建构一个基于这个IP的世界观,希望通过这种紧密的捆绑,实现更长久的合作与利益共享。

  吴文辉后来谈及此事,曾表示自己也后悔过,他提到公司的长期利益与短期利益的平衡对管理者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如果说可以坚守,有能力坚守长期利益的话,还是坚守一下长期利益,如果说没有的话,那就先追求短期利益。”

  对于掌握大量网络小说资源的阅文集团来说,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把这门生意做长久的问题。因此阅文换了一种玩法,把高端IP与各个合作方一起开一家IP运营公司,去做五年十年的长远生意。

  在2017年6月,吴文辉宣布了阅文全·内容生态战略,提出以原创内容部、出版内容部以及运营部三大板块为核心,以“全内容聚合”、“全平台运营”、“全社群互联”为策略,推动网络文学产业发展。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7年公布了第39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全年共计新增网民4299万人。其中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33亿,较去年底增加3645万,占网民总体的45.6%。根据近年来数据显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也在逐年增加,在整体网络用户占比也持增长趋势。

  在这样大背景下,阅文集团凭借近千万作品储备,超200余种内容品类,PC、移动、音频、纸质书、电子书五大阅读场景的覆盖,已触达数亿用户,并以43.2%的市场份额牢牢抓住了网络文学市场第一的位置。 

  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成功登陆港交所,成为首家在海外上市的中国网络文学平台。此次上市共募集资金10.7亿美元(未包含超额配股权),成为2017年香港首次公开招股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响应一带一路,阅文集团走向海外

  2017年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

  2017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写入党章。

  一带一路政策下,“文化自信”是政策核心,“文化出海”作为“文化自信”的一个重要的政策落地点,将获得长期政策利好。

  吴文辉也已嗅到政策机遇,2017年已把阅文集团内容渠道扩展至海外。

  2017年4月,阅文与亚马逊正式达成合作,亚马逊Kindle书店推出网络小说专区,这也是亚马逊第一次为网络小说建立单独的板块。

  5月,阅文集团的海外门户起点国际正式上线,已上线作品100余部,累计访问用户超400万,并将继续上线多个语言版本。

  阅文集团的数字及实体出版已遍布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从日、韩、泰、越,到欧洲美国法国等地,涉及十余种语言文字。

  2017年8月,起点国际与知名中国网文英文翻译网站Gravity Tales达成合作,双方将就生产精品内容、培养本土原创作家作品以及打通双方内容渠道等方面进行一系列的深度合作。

  包括阅文选择在香港上市,也是因为吴文辉看重了香港这个融合了中国及海外的国际市场,他认为,随着网络文学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以及海外市场的逐步拓展,“网文出海”会是网络文学未来发展的大趋势。

  总结

  2001年萌芽;赶上互联网时代,开始扎根生长;突破盈利困境,创新VIP付费模式;再迎移动互联网风潮,开启新渠道;看重网文IP价值,首推IP合伙人制……

  回顾历史轨迹,我们会发现,抓住了时代脉搏的吴文辉,最终成就了一番事业,创立了阅文集团。同时不可忽视的是,改革开放政策给予了阅文集团以及无数企业机遇和希望,而且这样的机遇在现在和未来依然存在。

  对于阅文来说,虽目前居于网文行业的首位,但掌阅等也开始着重布局网文IP,也开始在海外布局,阅文想要继续保持自身的地位,除了加快发展速度,其还应结合新时代下的机遇,探索出新的盈利方式,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来源:亿欧 文/孟晓慧 编选: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618”越来越像“双十一”,已成为全零售行业促销和全民的狂欢盛宴,包括京东、天猫、苏宁易购、网易考拉、唯品会、亚马逊中国、国美、当当、1号店等在内的综合电商,洋码头、寺库、走秀网等在内的进口跨境电商,还有拼多多、云集、有赞、微店等社交电商,本来生活等生鲜电商,纷纷开展年中大促,引发一场比肩俄罗斯世界杯的全民狂欢。电商中心通过滚动播报、专题聚焦(全程回顾,数据报告下载www.100ec.cn/zt/JD618)、电商快评、消费预警、社群直播、媒体联动等立体化全媒体平台直击。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